曝沙之鸟
2019-10-28 11:3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北国的春了无痕,可不,从春朝节到二十二日,这才几天的工夫,春就驻到北国了。且看这满井的春水、春山,山有人的体态,水有人的情意,水像乍出匣的明镜,山像刚梳洗过的美女。这一切是那么秀气传神,令人耳目一新。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初春,这一处景致准是:柳条将舒未舒,柔梢披风,麦田浅鬣寸许。一个将字,一个未字,写尽春意处处,令人遐想联翩,比起东坡的《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扬花词》(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抛家傍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梦随风里去,寻郎去处,又还被、莺呼起。更有意境。柔梢披风,岂不正是那个刚梳妆的美女子吗?柔大概是初春的身胚,在北国的风中,一定更具丰姿了。绿浅黄深二月时,傍檐临水一枝枝。迎风无力纤纤挂,待月多情细细垂。我们不禁要问:是哪个诗人曾经这般钟爱呢?这般的春色,这般的春意,惹来寻春客,他们或泉而茗,或罍而歌,或红装而蹇这般的春色,这般的春意,惹来曝沙之鸟,呷浪之鳞。这便是北国的春天,难怪作者一望空阔,若脱笼之鹄。

设计思想:文言文的教学不必每课都弄得特别细,尤其是自读课文,要允许学生囫囵吞枣。在整体感知文章大意的基础上,教师让学生多读读,多议议,甚至可以找来同题材或同体裁或同时期同一作家的作品,开展比较阅读,从不同方面启发学生。

从时令看,写的是花朝节后的事。从气候状况看,余寒犹厉,冻风时作,作时飞沙走砾,这说明冬寒犹在。天稍和,高柳夹岸,土膏微润,这说明春天刚降临人间。从所写景物特征来看,处处着眼写初春之景。写冰皮已解冻,照应了天稍和,又用一始字,呼应上文的余寒犹厉,这不是初春之景又是何时呢?写波色已明,但又不是通透贼亮,用一乍字,把初春之波色叙写得恰如其分。写雪融洗山,洗山之雪水乃初晴雪融之水。写柳条不是万条垂下绿丝绦的仲春之景,而是将舒未舒,一个将字,一个未字,初春之景不写而境界全出。柔嫩的柳梢,刚从土里钻出头来的麦芽,这都是初春所独有的。因为是初春,因为风力尚劲,所以游人尚稀。就连设喻时,也牢牢扣住初春的特点。用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之乍出于匣也比喻春水,一个新字,一个乍字,不正好对应初春之初吗?用如倩女之靧面而髻鬟之始掠也比喻春山,用美女新妆比喻春山之新绿,正合了初春之景。可以说,本文无一处不是在写初春之景。

本文写了不同的环境中作者的两种不同情感。作为城居者,整个冬天蜗居斗室之中,欲出不得,自然烦闷不已。因情生景,第一段分四层浓笔渲染余寒犹厉。燕地寒,一个寒字,首先就把人带入天寒地冻的北国冬天。接着写即使花朝节后,寒意仍不减却多少,一个犹字,让人不寒而栗。这一层是从节令、地域角度来写。第二层具体写寒。冻风时作,飞沙走砾,气候之恶劣,不难想见。第三层用作者欲出不得衬托寒气袭人。第四层用作者的行动(每冒风驰行,未百步辄返)来证明北方春寒料峭。触景生情,自然情事满怀。作者本自不愿做官,这次任顺天府教授,终免不了官场的应酬唱和,愁苦烦闷之心可见一斑。作为郊游者,长期的压抑,得以一时解脱,自然一切都是新的,即使只是自然界的一丝一缕的正常变化,也会纳入眼底,融入心底,虽感陌生,更觉亲切。所以,作者笔下的一草一木都具有了人情人态,挂满了喜悦的色彩。

五、有条件的可以找来记录北方初春的录像带播放,让学生进一步理解课文内容。

本文是自读课文,生字词较多,课前要布置好预习。课上花一定的时间简单介绍作者和写作背景,然后让学生借助课下注解和工具书疏通文意,熟读课文。剩下的时间分小组自由鉴赏。鉴赏可由教师给各小组分配不同的任务,也可由各组自行决定。

中国历代的文学作品,以春为题材的不少,但从时节看,大多是写仲春、暮春之景;从地域来看,又多钟情南国之春从情愫来看,且多伤春之作。本文写北国的初春景象,清新清俊,意趣盎然,堪为写春佳构。作者先放着线儿,并不急着写满井,也不急着写春风解春情,而是将笔锋一转,点染出春寒料峭,余寒犹厉,紧要处冻风时作,作则飞沙走砾。这一笔,可谓据实招来,北国的早春,本就如此。不像南国:风最轻柔雨最时,根芽长就六朝枝。春自是不急,可人却憋得慌,局促一室之内,欲出不得。我们甚至可以想象,这只如笼中鸟的北国客人,为盼春到,是如何在斗室之中来回地踱着方步了。人是关不住的,他终于不想忍下去了,冒风驰行,但每次都是未百步辄返。盼春之情切,犹如那胀鼓鼓的弓箭,一触即发,触触急发。

为文章写初春的景色,处处围绕乍暖还寒的特点。从整体上看写了春山、春水、春柳、春趣,多用比喻,形象贴切,清新奇巧。从局部看,写节令气候的变化,用余寒犹厉、冻风时作、飞沙走砾写寒意未尽,用天稍和、土膏微润写春意渐染,前后对比,特点鲜明。写冰皮用始解,写波色用乍明,写雪后初晴,写柳条将舒未舒,写柔梢披风,写麦芽寸许,写游人未盛,写风力尚劲,无不恰如其分,无不形态毕肖。

第二部分先总写满井春景(廿二十若脱笼之鹄)。天稍和与上文余寒犹厉呼应,天气变化,心绪也随之解冻。高柳、膏土与上文飞沙走砾空调、脱笼之鹄与上文局促一室、不得出呼应,融融春意已可感悟,心情愉悦可想而知。接着作者又详细描写了春景,逐层写出郊外早春景色的迷人(于时冰皮解麦田()寸许)。首写春水:如镜出匣;次写春山:如倩女梳妆罢;再写春柳:柔梢披风;最后写春苗:浅()寸许。山好、水好、万物美好。一连串的比喻,形神俱似,春景中融入了感情色彩。继而作者由景及人,绘出一幅早春郊游图(游人虽未盛汗出使背)。泉而茗者,清雅悠闲;罍而歌者,豪爽痛快;红装而蹇者,从容舒适。男男女女,形态各异,有动有静,声色兼备。再次作者写陆上和水中的动物,表达在春日的心旷神怡(凡曝沙之鸟皆有喜气)。曝沙之鸟,安适恬静;呷浪之鳞,悠然自得。最后作者归结自己的感受,寄托追求(始知郊田宋之知也)。作者由游满井春色,归结出郊田之外未站无春,而城居者未之知也的感受,也表现了作者厌弃喧嚣尘俗的城市生活,寄意山川草木的游洒情怀。

六、分组鉴赏。可以从文章内容、表达的情感、写景方法、文章结构、语言表达、写作意图、读后感等诸多角度入手。

第一部分先写北国早春:余寒犹厉局促一室之内,没有春的气息,彩的是欲扬先抑的手法,把渴望出游的心情暗示给读者,也为描写下文的满井春色起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效果。

对比、反衬。有城里城外气候的对比,有人物心情的对比,有动静相衬,有情景相衬。

本文是一篇写景抒情的游记散文,作者袁宏道(1568-1610),明代文学家。号石公,公安(现在属湖北省)人。万历二十年进士。他与兄宗道、弟兄中道合称三袁,世称公安派。他们提出性灵说,认为文学应当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。他们对于复古主义的驳斥相当有力,认为文学是随着时代发展的,每个时代的文学,不应当厚古薄今,更不应当用古泥今。他们在创作上坚决反对临摹古人,强调写自己所想、自己所感的东西,也就是独抒性灵,主张用平易近人的语言进行写作,不用典故。在创作方面的表现是小品文领域的开拓。他们的作品文字清新活泼,文笔秀逸,意趣盎然。今天我们学的这篇游记紧扣景物的季节特点,细腻描写满井的初春景色,不多几句话,便勾画出一片春意盎然、生机勃勃的景象。作者描写简练形象,再现当时游览情事。文笔清新秀丽而有生气,比喻新鲜、贴切,字里行间洋溢着作者游览时的轻松喜悦的心情。今天我们就共同来品味这篇优美的散文,共体味洋溢在文中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浓浓情趣。

第三部分作者明确表露了自己寄情山水、厌弃官场俗务的感受,并表示今后的出外游玩日程从今日开始,因此写游记来纪念此事。明确了自己的志向和文章写作的时间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iwing.com.cn白姐正版先锋诗2018,牛魔王新跑狗报彩图,四不像图版权所有